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
发布日期:2016-04-01 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

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

浙检刑申复决〔2016〕1号

 

申诉人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路**号**幢**室,法定代表人陈某某。

委托代理人叶海军,男,43岁,汉族,浙江易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案被不起诉单位浙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公司),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路**号**室,法定代表人应某某。

原案被不起诉人应某某,男,1974年**月**日出生,身份证号3305221974********,汉族,中专文化,浙江**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苑**幢**单元**室。

申诉人上海**公司不服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对浙江**公司、应某某涉嫌票据诈骗一案作出的绝对不起诉决定,以“浙江**公司和应某某开具了总金额为6993400元的8张空头支票,骗取上海**公司财物;浙江**公司和应某某将通过8份定货合同向上海**公司采购的1701台电脑以远远低于采购价的价格进行低价倾销套取现金;应某某将大量资金用于其个人营利投资及偿还债务,浙江**公司和应某某的行为构成票据诈骗罪”为由,向本院提出申诉。

本院复查查明:浙江**公司主要从事惠普牌笔记本电脑销售业务,上海**公司是其主要供货商。2011年6月10日至2012年10月9日,浙江**公司与上海**公司共签订81份定货合同,购买惠普牌笔记本电脑,合同金额共6339万余元。双方约定,浙江**公司在收到每单合同的货物后,需开具一张相应合同金额的转账支票给上海**公司,支票上的出票日期延期20天至1个月,到期后,上海**公司凭支票向银行取得货款。前73份合同,浙江**公司基本及时支付了相应货款。2012年9月11日起签订的最后8份合同,金额共697.465万元,浙江**公司未能在出票日前存入相应货款至付款账户,导致上海**公司向银行要求付款时遭到退票。浙江**公司将该8份合同的电脑以613.49万元的价格出售给杭州**公司等公司和个人,所得货款主要用于支付与上海**公司同年9月11日前合同的货款及公司经营。经上海**公司催讨,浙江**公司于10月11日支付了48.96万元,同月19日又支付了28.7万元。12月5日,应某某向上海**公司出具付款承诺书,承认尚欠上海**公司货款620余万元,并承诺尽快还款。同月10日,上海**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控告浙江**公司和应某某涉嫌票据诈骗罪,公安机关于同月14日立案,并于2013年1月30日在萧山国际机场抓获应某某。期间,应某某又向上海**公司支付了7万元货款。至今,浙江**公司尚欠上海**公司612.805万元。

另查明,浙江**公司的经营支出和收入经常通过应某某的个人账户,公司资产和应某某的个人资产产生混同。2011年至2012年,应某某通过浙江**公司账户和个人账户,将浙江**公司的数百万元资金投入来*公司,用于该公司承包的省内联通公司的营业厅装修工程等经营活动。据在案扣押的浙江**公司、来*公司账目,2011年1月至2012年12月,浙江**公司、应某某共向来*公司投入资金至少880余万元,来*公司资金返回浙江**公司共1200余万元。

本院复查认为,浙江**公司和应某某在与上海**公司进行交易的过程中,确实存在开具远期转账支票,后因无力支付导致不能兑现的情况,但开具远期转账支票的交易方式系双方事先约定,并非是浙江**公司和应某某利用此种方式实施诈骗;在与上海**公司进行惠普牌笔记本电脑买卖的过程中,浙江**公司和应某某也没有其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诈骗行为。双方合同总额达6339万余元,浙江**公司和应某某仅最后的697万元未履行,且在无力支付货款时没有外出躲债或挥霍,经催讨又归还了84万余元,并向上海**公司出具付款承诺书;应某某将大量资金投入来*公司并非恶意转移资金而是投资经营,而且来*公司也有大笔资金打回浙江**公司;“高进低出”是笔记本电脑销售行业普遍存在的情况,浙江**公司和应某某采用“高进低出”的方式销售货物有着多方面的原因,并非为了套取现金实施诈骗。浙江**公司和应某某主观上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客观上没有实施诈骗行为,而是因经营不善造成无法履行合同,其行为不构成犯罪。申诉人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杭州市院的绝对不起诉决定适当。

本院决定:根据《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四十条第一项之规定,维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

 

2016年1月21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