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说到的毒品,到底存不存在
作者:胡志元 李 帅 发布日期:2017-11-27 新闻来源:永康市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检察网永康讯 两名涉嫌贩毒的嫌疑人,关于谁是主犯的供述,前后不一,自相矛盾,到底谁撒了谎?从犯罪嫌疑人处搜查缴获的冰毒,包装精细,且克数分明,明显不可能由手工分装,但为什么现场搜不到称量工具?一桩贩卖毒品案,涉案冰毒量从不足10克到近120克,永康市人民检察院近期办了一件漂亮的案子。

  事情还要从被告人陈洪伟、刘填初识时说起。二人均为山东省菏泽市人,在来永康前他们在苏州相识。陈洪伟跟刘填说了他贩毒的“快速致富路”,刘填被他说动,跟着到了永康。2016年3月10日,二人因涉嫌贩卖毒品被永康市公安机关抓获。经搜查,侦查人员在陈洪伟身上搜出冰毒3小包,在刘填租住旅馆房间的抽屉内搜出冰毒3小包。不过,这些冰毒的总量不足10克。从缴获毒品量来看,这个案子并不算大。

  同年6月,该案被移送至永康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却发现了多个疑点。在公安侦查阶段,刘填主动承认自己是主犯,说陈洪伟是他的“马仔”,主要负责帮着招揽客户,另外也偶尔送几次货。但面对检察官的提审,刘填先是不愿再陈述有关案情,一再提问“自己会被判几年”,之后又突然翻供,说自己不是主犯,是之前陈洪伟与其商量好,若案发了由他来顶罪,陈洪伟会给其家属一笔钱。前后截然相反的供述,到底哪个是真的?

  在提审中,刘填还提到,有一次他和陈洪伟见面时,陈洪伟曾交给他一大包疑似毒品,让他藏好。检察官追问,但刘填随即以记不清楚为由,不再回答。然而,在公安机关现场搜查缴获的物品中,只有6小包冰毒,并没有大件毒品。

  还有一个疑点,让承办检察官百思不得其解:公安机关从他们身上查获的小包冰毒,均用一种两厘米见方的塑封带包装,重量分3种规格。这样精细的称量、分装,仅凭手工完全做不到,但是公安侦查人员在现场搜查中却没有搜到称量工具。会不会还存在其他的藏毒点?

  面对诸多疑问,重新归纳推理之后,承办检察官大胆推测:如果刘填之后的供述属实,那么刘填曾提及的那大包毒品,一定还藏在他曾居住的小旅馆内。

  但是,此时离二人被抓获已过去4个多月,在住客混杂的小旅馆内,这些毒品还会在吗?

  按照我国刑诉法规定,检察机关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也可以自行侦查。为了节约办案时间,在报经该院检察长批准后,该院决定自行补充侦查。

  2016年7月26日,承办检察官会同法警、技术人员等6人来到刘填租住的旅馆,并对刘填曾入住的房间重新进行了搜查。

  这是永康汽车东站附近的一个家庭式小旅馆。近一个半小时的地毯式搜查,工作人员翻遍房间每个角落,但一无所获。

  “会不会被打扫卫生的人当垃圾扔掉了,也有可能被后来入住的客人发现拿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承办检察官晃了晃桌子下的电脑主机箱,竟听到里面有塑料袋挤压的声音!这是什么?待技术人员拆开,果然,主机箱里的白色塑料袋内,有大量分装好的毒品和一个金属称重砝码。这些塑封袋和分装好的小包毒品,和从陈洪伟、刘填二人处搜得的包装一致。经鉴定,里面有109.014克冰毒。

  疑问解开了,新的难题接踵而来。面对检察机关补充侦查中新搜查出的毒品,刘填、陈洪伟矢口否认。为了拿出确凿的证据,后来办案人员又进一步调出两人的来往车票、行动轨迹、手机通讯记录等。面对铁证,刘填终于承认这些毒品是陈洪伟交给他,并叮嘱他藏好的。

  2016年12月23日,该院以二人涉嫌贩卖毒品罪依法向永康市法院提起公诉。今年11月3日,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陈洪伟、刘填有期徒刑十五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