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温州市检察长俞秀成:春蚕到死丝方尽
作者:陈东升 王 春 发布日期:2017-04-18 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浏览次数: 字号:[ ]

俞秀成知道自己已来日不多。

他不想离开他挚爱的温州市检察长岗位,不想离开他挚爱的检察事业,不想离开他挚爱的家人、同事、亲友,不想离开他已深深爱上的脚下这片热土;但因为可恶的胰腺癌,因为无法抗拒的生离死别,他选择把他的最后时光留给温州,留给温州的检察事业,直至11月7日凌晨离开这令他恋恋不舍的世界。

想起刚离去半年的俞秀成,家人、同事、亲友们说着说着,往往情不自禁,或热泪盈眶,或潸然泪下。人们是那么怀念这位英年早逝的原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是那么怀念他担任检察长最后一年的那些时光那些事。

 

“宁愿在工作中累死,也不愿在病床上苟活”

2016年10月8日,全省检察工作视频会议,俞秀成破天荒迟到了。

温州市检察院办公室主任徐明育赶到俞秀成的办公室,发现他倒在了地板上,衣服前吐满了鲜血……

俞秀成是一年前被查出胰腺癌的。虽然医师语焉不详,虽然亲人、同事们王顾左右,但俞秀成还是从他们那不自然的神色中,从一次次的检查、治疗中,察觉到自身病情的严重。

有人劝说俞秀成回杭州治病。说温州情况复杂、检察长责任重大,太累;说杭州风景好、医疗条件好,回省院当个副巡视员之类闲差,事情不多,又可养病,还是回杭州好。

俞秀成是杭州萧山人,在家乡考上杭州大学法律系,大学毕业后到温州工作前,在杭州生活、工作了五十余年,杭州一直是他梦牵魂绕的地方。

俞秀成有过动摇,有过犹豫,但思考再三,他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向妻子朱春晓和盘托出:

“我出生农家,组织上培养我信任我,才把我放到温州市检察长这一重要岗位上。到任一年多,蓝图刚刚铺开,此时离开,对人对己都不负责任。如果真的逃不过这一劫难,我宁愿在工作中累死,也不愿在病床上苟活。”

就这样,从2016年1月开始,俞秀成一边治病一边工作,启动了他的带病坚持工作倒计时:无论在上海开刀还是在温州化疗,无论在医院挂瓶还是在雪山疗养,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始终是他的检察事业……

“那时候,俞检已骨瘦如柴,在郊区租了个农民房,每逢双休日便去那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调理调理身体。”温州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黄曙峰说,“但每次前往探望,还没说两句话,俞检就自然而然把话题转到检察院工作上来。”

“即使到了人生最后关头,俞检最为关注的仍是工作。”市院副检察长王美鹏说,11月1日,俞秀成在ICU病房第三次吐血被抢救过来后,握着他的手,他第一句话却是:“美鹏,我快不行了,那案子就靠你把关了。”

“去年9月,我陪他在乐清调研,听说平阳某起大案下午要开庭,吃过中饭,他又匆匆赶往平阳听庭。一路奔波百余公里,连我们都感到吃力,更何况俞检这样的癌症病人。”徐明育说,“如此投入,若无坚定信仰支撑,简直不可想象。”

是的,正是凭着对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对检察事业的忠诚热爱,在与病魔斗争的这最后一年里,俞秀成在病床上审定了若干重大案件的处理意见,在病床上敲定了检察院司法体制改革方案,在病床上和市委组织部负责人交流员额制检察官遴选诸多细节直至深夜……

春蚕到死丝方尽!带着对检察事业的爱,俞秀成撑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只有生病的检察长,没有生病的检察院”

查处贪腐案件,俞秀成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俞秀成刚到温州不久,果断拍板,把涉嫌玩忽职守犯罪的一著名国企负责人拿下。

有人去书记那里说情,有人去市长那里告状,指责俞秀成、检察院影响地方经济发展。

俞秀成理直气壮地回应:“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无论谁触犯法律,都必须依法严处;否则,检察院渎职,我白吃干饭。”

“温州是熟人社会,我们办案最怕的就是各种打招呼、说人情。”市院反贪局干警杨细顺说,“俞检来温州后,每次办重大案件,他要说的两句话总是,只要你依法办案,有事我担着;如果你小子虚头巴脑,发现后我决不轻饶。”

由于检察长俞秀成铁面无私、敢于碰硬,两年多来,温州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办案,查处了工程建设、人防、医疗卫生系统等重点领域多起窝串案。全市共立案侦查职务犯罪546人,其中涉及科级以上领导干部145人。

提起俞秀成,公民杨某泣不成声地说,“没有俞检,就没有我的冤案平反。”去年4月信访接待日,他向俞秀成投诉自己无故被判刑一年冤情,请求检察院主持公道。俞秀成派人一查,果然是冤案,不到一个月,即启动抗诉程序,请求法院纠正平反。还以涉嫌徇私枉法犯罪,追究办案人、派出所副所长林某某的刑事责任。

此举在温州当地引起了很大反响,引发了政法队伍大整顿。

在俞秀成坚持下,两年多来,温州市检察机关共查处两百多件虚假诉讼案件,涉案额达3亿元,令世人为之震动。

有惩治还有预防,根据俞秀成提议,温州市公检法三家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的若干意见》。在温州实践基础上,浙江省公检法也发布类似意见,有效打击和制止了虚假诉讼犯罪。

侠骨柔情,是俞秀成留给很多人的深刻印象。

由于企业员工串通,产品以次充好,上亿货物被扣押,去年春天,温州龙湾青山控股集团和贵州工矿企业的经济纠纷陷入僵局。

“民营企业占总数99.5%,是温州经济主体,要为民营经济发展创造良好氛围。”俞秀成一再叮嘱,“对不涉及原则法律问题的,能调则调,当诉则诉。”

按照这一指导思想,温州市检察院经办人员召集双方调解,不厌其烦、苦口婆心,最终成功地调解了这一经济纠纷,双方均满意而归。

趁热打铁,在省院服务非公经济21条意见基础上,温州市检察院出台了服务保障非公经济“八个一”新举措,还率先在全市11个县(市、区)工商联设立检察院工作联络室。俞秀成说,检察院虽然不创造GDP,不创造税收,但我们可以通过规范、理性、文明司法,为创造GDP与税收的企业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发展环境。

俞秀成的侠骨柔情故事还有很多。

老同事徐红良回忆说,俞秀成任省院控申中心副主任时,遇到了一位控告本医院院长十年而无果的女医生,怨气冲天,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但俞秀成没有回避,倾听对方倾诉,上最高检请示,下女医生所在地调查、谈心、沟通,最终帮助解决了这一“老大难”问题。

践行绿色司法,破解案多人少矛盾,护航非公经济发展,保护金融、环保、知识产权创新……在俞秀成生命的最后一年,温州市检察院多项工作进入了省级先进行列。同志们向俞秀成祝贺,俞秀成回答说,“只有生病的检察长,没有生病的检察院。”

 

“再给我十年就好了,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呢”

俞秀成决定凑钱买房。

为方便孩子读书,他把单位分来的福利房出租,多年在外租房过日。每次想在市区买个房子,钱总是差一大截。

知道患上胰腺癌的噩耗后,俞秀成想给妻子在杭州市区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妻子也想在俞秀成的人生最后一程给他家的温暖。于是去年一月,一家人东拼西凑,抵押贷款,在文三路买了一套不到100平方米的商品房,令人遗憾的是,俞秀成还没住上多久,便与这新房,与妻子、儿子永别。

妻子说,结婚后,俞秀成包揽了家里买菜、烧菜活。住院期间,他在手机里看到一菜谱,对她说,“等我出院后,照这样子给你做个菜。”

老同事程建华说,俞秀成敢担当。那一年,省检察院监察室查处了丽水一检察官违纪违法案,作为经办人,他压力很大。俞秀成说,“你闪开,我是正主任,所有责任我来承担。”

老下级苏凯说,俞秀成很仗义。跨出校门来到省院后,俞秀成言传身教,手把手教他检察业务。那一年,他下派锻炼,妻子怀孕,家里困难一大堆,俞秀成知道后,悄悄给予他们家诸多照顾,其情其义,至今仍铭记在心。

新同事张虹说,俞秀成很真诚。俞检直管他们处室,去年,几乎每个月找她谈话,谈工作,谈如何带队伍,直言不讳批评她“视野格局有待拓展,综合素质有待提高。”但市里选拔后备干部时,又是俞检力主推荐她前往乐清北白象镇挂职锻炼。

这就是俞秀成,春风大雅,秋水文章。

难得的阳光灿烂。

俞秀成已快一个月没见到阳光了,他从ICU病床上挣扎着起来,让妻子帮助他挪到轮椅上,被缓缓推到门外阳台上。妻子说,见到阳光的那一刻,他露出婴儿般的笑容,幸福、满足、从容、温暖。

当天夜里,他第三次大出血。2016年11月7日凌晨,俞秀成病逝,生命定格在53岁。

就在那天下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俞秀成握住妻子的手说,“如果再给我十年就好了,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呢。”

“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啊?”妻子问他。

他不响,眼泪滑落下来。

妻子说,这是他生病后唯一一次落泪。

妻子说,是的,秀成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来得及去做,还有太多的愿望没来得及去实现。他说过,温州市检察院还有哪些事需他去做;他说过,还要找某某干警谈心;他说过,还要去老杭大操场痛痛快快打一场篮球;他说过,他还要给她烧最喜欢吃的菜,一起操办儿子婚礼、一起带孙子;他说过,退休后他要补课,带她去全国各地旅游,去周游世界……

只是他再也没有时间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