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以"代"养"贷" 致30多名同学深陷"校园贷"
作者:邓 俊 洪美玲 发布日期:2018-08-30 新闻来源:东阳市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检察网东阳讯 随着网络贷款平台大量涌现,“校园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大学生任某在校期间骗取多名同学帮其贷款,以“代”养“贷”。由于他的大肆挥霍和利息的不断增长,最终越陷越深,无力偿还贷款。8月27日,东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任某批准逮捕。


大学生活拮据,尝试网络贷款

95年出生的任某,甘肃庆阳人。2014年9月至2016年6月在浙江东阳某高校上学。在大学读书期间,任某消费没有节制,养成了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家里每月给的生活费很快就被花光。

2014年年底,任某在网络上发现一个叫“趣分期”网贷平台。于是他尝试着申请注册,很快就通过审核把1000元钱借到手。任某本想着从网络平台先借着,等家里打生活费来再分期归还,支付一点利息即可。可是,钱很快又花完了。任某想想平台借钱那么容易,干脆多注册几个平台,借到的钱也就多了。因此,任某又从 “爱又米”、“分期乐”、“雏鹰”等网贷平台借款。之后不停地从A网贷平台借,到B网贷平台还,如此拆东墙补西墙地维持着。


以“代”养“贷”,殃及周边同学

任某在办理贷款事项时结识到“趣分期”网贷平台的校园经理田某。两人一来二去,聊得甚好,很快就成为朋友。

2015年1月,田某作为任某的学长,即将面临大学毕业,便打算把这个“校园经理”的职位继承给学弟任某。据田某介绍到校园经理既有底薪,还有业务提成。任某一听便答应下来,通过申请很快通过审核。任某成了学校的“趣分期”校园代理人。

任某成为“趣分期”校园经理后,不断地向身边的同学,学弟学妹们推销校园贷业务。业务办理期间,任某帮借款人填写资料,拍照,签借款合同,把资料在手机上审核后提交到公司审核,公司通过后,借款人就可以从平台借到申请的资金。刚开始学校里有贷款需求的同学会来找任某办理,任某也能每月挣到几百至上千元不等的工资。

到2016年6月,公司为留住老客户,想让老客户继续贷款使用,便开展了区域之间业绩比赛。于是,任某向一些老客户承诺申请一单提供30-50元不等的佣金。有30多个关系好的同学就当帮忙一样帮任某“刷单”做业绩。


同学帮忙“刷单”,债务越陷越深

这些帮忙“刷单”的同学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在“趣分期”网贷平台上注册申请贷款,从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把贷到的资金通过微信或支付宝等方式转到任某处,由任某帮他们保管资金,到还日期时,再由任某帮他们归返本金和利息,另外,任某还向“刷单”的同学支付一些佣金作为报酬。

由于业务得不断增长,任某的底薪工资从每月800元涨到2500元,提成也从每单20元涨到50元。随着贷款金额的不断增长,手中的钱多了起来,任某花钱更加放肆。把从他人贷来的钱归还到自己从网贷平台的借款,然后继续从网贷平台借款,借出来的钱又用于给那些帮“刷单”同学还款。如此恶性循环。后来网贷平台停止了给他贷款,任某就没法为那些帮“刷单”的同学还款,时间久了,他欠下网贷平台的本金和利息越来越多。

借款到期后,那些帮任某“刷单”的同学向他来催讨,任某无力偿还,只好编各种理由来拖延。后来又让“刷单”同学再从其他网贷平台贷款交其使用,如对方不从就以不来归还之前的借款来要挟,出于无奈,同学们只好照做。“刷单”的同学就这样一步步陷入圈套之中。

实际上,任某从欺骗同学们从其他网贷平台贷款之后,并没有将将钱归还原欠款平台,而是用于自己挥霍和支付自己的还款。以至于那些“刷单”同学在网贷平台造成贷款逾期并产生高额利息。有的同学在多次向任某催还无果之下,只好选择自己尝还贷款。

直到案发,任某仍有40余万元欠款未能归还。

2017年11月28日,受害人王某等人向东阳市公安局报案,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今年7月24日将犯罪嫌疑人任某抓获归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