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经营者的债由现任还?检察监督“搬”走无端债务
作者:吴闻哲 发布日期:2020-11-12 新闻来源:绍兴市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检察网绍兴讯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本就生存不易,一笔‘莫须有’的债务更是让公司举步维艰,多亏你们帮我们挽回损失,也让我们对今后的经营重拾信心!”11月11日,驾校经营者刘颖对承办检察官如是说。经绍兴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抗诉,法院已再审改判,刘颖不必再承担一笔250万元的无妄之债。

2014年4月,王海文将自己名下的一家驾校转让给刘颖,并依法进行了企业变更登记。就在刘颖经营得有声有色时,她忽然发现驾校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去银行查询得知,驾校竟成了被执行人。

原来,转让驾校不久,王海文仍以驾校的名义向人借贷250万元,并在借条上加盖了驾校的印章。后债权人持借条起诉驾校要求还款,由于未收到诉状、传票等法律文书,刘颖没有出庭。2018年11月,法院缺席审判,判令被告还款,驾校背负了巨额债务。

“教练工资、场地租金等都是巨大开销,现在我们的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营举步维艰。”无奈之下,刘颖向检察机关申请法律监督。

承办检察官审查发现,涉案借条上的驾校印章与该中心合法刻制备案的公章明显不一致,作为驾校法定代表人的刘颖则表示从未见过这枚印章。王海文在司法机关询问时,对此并不否认,“借条上加盖的驾校印章转让前就有,一直在我这里”,他同时承认,刘颖及驾校对借款一事不知情。

既然未获驾校授权,王海文又为何以驾校的名义借款?他对此的解释是,“刘颖没有给我转让费,所以我还是驾校的实际控制人”。

检察官询问刘颖得知,王海文转让驾校时,曾带走了大量学员的学费,而当时驾校尚有教练工资等债务300余万元,经双方协商,由刘颖承担这笔债务,以此抵消转让费。为证实这一说法,检察官调取了驾校的财务审计报告,发现刘颖接手驾校后,累计支付教练工资等600余万元,扣除转让时驾校账户结余等资金,结合双方陈述及驾校变更登记的事实,可以认定刘颖承担了300余万元的债务,因此,刘颖关于其已实际支付了转让费并成为驾校控制人的辩解是成立的。

据此,绍兴市检察院以王海文无权代表驾校借款,驾校与债权人间的借款合同不成立为由依法提出抗诉。法院采纳了抗诉意见,于近日再审撤销原审判决,予以改判。

“服务保障‘六稳’‘六保’,关键是保企业。”绍兴市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丁吉琴说,“依法履行监督职责,不仅是法律守护者的担当,也是护航民营经济发展,提升民营企业司法获得感的应有之义。”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