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芸:一半是讲述,一半是倾听
作者:陈佩佩 发布日期:2021-06-21 15:59 新闻来源: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浙江检察网杭州讯  方芸,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检察机关“法治进校园”全国巡讲活动中表现突出个人。她说:“好的法治课,一半是讲述,一半是倾听”。三年来,无论作为法治副校长、节目主讲人,还是一名普通的未检检察官,她始终在讲述,用最深入浅出的方式,帮助未成年人及社会公众了解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相关法律知识;她也始终在倾听,用最真诚温暖的心,聆听每一个护未工作者的需求,感知每一个涉案未成年人的需要。


记忆犹新的第一次


       她是“老公诉”,却是“新未检”。说起第一次站上宣讲台的经历,她仍记忆犹新。那是2017年年底,她刚刚来到未检,还没来得及完全熟悉业务,当时,一系列亲子园、幼儿园虐童案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案件触目惊心,而在这些案件背后,和方芸一样的未检人,开始思考怎样填补幼教领域的普法空白。
       直接去幼儿园开展宣讲,面对面的交流,这样无疑最快、最直接。但是课程怎么讲、讲什么?方芸犯了难,因为之前宣讲的重点更倾向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面对的对象是有一定认知能力的初中生、高中生,针对幼儿、幼师的宣讲则相对较少,两者讲课的内容存在明显差异,又没有现成的课件可参考,这完全的从“无”到有,让方芸的第一课开始得有些艰难。
       怎么去解读知识点才能更让人听得进去、听得明白?习惯了在公诉席上的“强势”,如何脱下“战袍”,深入到孩子们当中,当好他们心中温暖贴心的未检小姐姐?方芸对自己有着许多的不确定。
       同科室的“战友”们看出了方芸的不安,于是他们和方芸一起,从一起起社会关注度较高的案件入手,细心剖析一个个案件发生的原因,详细梳理一条条关联法条,寻找预防的切口。在内容初步确定后,方芸又利用休息时间,见缝插针地向同事们做了多次演练,再根据演练情况对课件一次次调整和删改,最终制作了“架起沟通的桥梁——从儿童权益保护谈起”的法治课件
       虽然练习了多次,但当方芸真的站上讲台,直面台下130多名专业的幼儿教育工作者时,仍免不了紧张,以至于她讲出第一句话时,自己都能察觉到声音在微微发抖。然而随着宣讲内容的铺开,老师们的关注给了她很大的鼓舞,她迅速找回状态,正如之前演练的数十次一样,游刃有余地讲述起一个个案例和背后的故事,渐渐地,原本只是低头记录的老师们都抬起了头,时不时也会提出一些日常教学过程中碰到的问题,气氛活跃了起来,方芸索性走下了讲台,来到了老师们的中间,方便和他们随时交流。一节课下来,不仅老师们了解到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防护知识,方芸也收集到不少幼儿教育实践者最关注的问题。课程结束后,方芸立即将这些问题添加到了自己的课件中,对宣讲内容再次进行了调整,以后的每一次宣讲,这都成为了她改不掉的习惯。


印象最深的那一次


       方芸说,其实法治宣讲,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都有一个标准的演讲台,有个舒舒服服的座位。当然,她走进过很多明亮、宽敞的教室,但她也去过临时搭建的工棚,有的地方甚至没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话筒,她就只能扯着嗓子站在人群中宣讲,她笑说,这三年来,金嗓子喉宝成了她形影不离的标配。
       三年63所学校,80余场法制讲座,6万多的听众。从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百场宣讲进工地到杭州教育系统校园安全管理培训,几乎每一次的宣讲,方芸都能收获掌声,但当我问起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时,她却提到了其中“最安静”的一场。
       那是一场去特殊学校开展的宣讲,整个讲课过程都是在手语老师的帮助下完成的,和以往不一样,没有热切地回应,没有不停地互动,全场除了方芸自己的声音外,几乎听不到其他声响,底下听课的人都专注地盯着手语老师,方芸几乎收不到任何的眼神交流。她心里暗暗想,这或许就是一场失败的宣讲吧?
       然而课程结束后,一个小女孩害羞地走到了方芸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角,递给她一张小纸条,又很快地跑开了。方芸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幼稚的字体写着“姐姐,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她抬起头看向小女孩的方向,小女孩躲在门边用小心但是特别热切的眼神看着她,方芸说,那一瞬间,感觉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碰了一下。
     “这么多次宣讲,你一定收获过很多肯定和感动,为什么这次印象最深?”
     “孩子的认可,即便无声,却也表达着最真实的喜爱,也是最可贵的信任。”


观众最多的那一次


       2019年,方芸经过层层选拔,带着萧山首创的强制报告制度,走进了最高检和央视联合制作的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品牌节目《守护明天》栏目,成为了第三季的主讲人。方芸笑说,这是一次她“追星”成功的经历,因为作为未检检察官,她早已是这个节目的忠实观众,无论是主持人还是每一个主讲人,都是她心中的偶像,而当真正参与录制,她说才更体会到了幕后工作者的不易。
       聚光灯下,面对着许多镜头,看似简单的讲述,每一个细节的背后都要反复斟酌。从主讲人选拔到培训,从选题论证到稿件打磨,从外拍采访到现场录制,从后期制作到节目首映,历经了整整9个月时间,有时常常在深夜收到老师们的信息,就是为了稿件中的几个字或是一张图,几近严苛的标准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以最好、最专业的呈现方式,讲好守护未成年人的故事,让观众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有所思、有所悟,自觉加入到“守护明天”的队伍中来。
      方芸说,节目首播的晚上,她收到了很多信息,其中一条最让她印象深刻,“方检察官,你们的工作太有意义了,我想报名做志愿者。”虽然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却足已让她觉得九个月来的忙碌都值得。